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自身建设>不忘初心
当代老年杂志社张友琴:武汉抗疫的中国文化力量
发布人: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:2020-05-12 浏览次数:10535

   

    本人2020210日下沉至茶港社区,2020330日,按社区统一要求离开志愿服务岗位

    自2月15日,我自愿承担起本社区三网格400多户居民生活物资保障的牵头人,对接茶港社区,为居民组织各种物资采购。和其他下沉党员、志愿者们一起努力,组织团购、分发物资24次,5000多件,服务居民2210人次,无一错漏。期间,还组织志愿者们为小区高龄空巢老人、孤寡人和残疾家庭送物资上门,教老人学会手机购物,尽可能地把小区居民组织在一起,居家抗疫,生活有保障。

    通过这次疫情,我再一次为党中央英明、坚强的领导而震撼,再一次为身为中国人而自豪,中华民族在任何一次灾难面前展现的都是高度的责任和空前的团结。

    通过新闻媒体和自身经历,我看到了太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感人故事。上至党中央国务院的国家领导人,下至街道社区乡村的基层工作者,还有广大普通百姓,无不在为抗击疫情奋不顾身。他们为什么能做到如此地步?武汉控制疫情很不容易,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取得的阶段性成果令世界瞩目。在如此凶险的疫情面前,为什么中国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?我想,这既有国家经济实力的原因,也有中国文化的原因,二者缺一不可。下面是我对武汉抗疫的中国文化力量的学习思考,与大家交流探讨。

    一是视民如伤的政治传统 《环球时报》总编胡锡进先生4月6日曾在微头条上提出一个问题,美国新冠肺炎如此大范围的感染,死亡那么多人,他们政府的支持率居然还是上升的,老百姓对政府的抱怨也是有限的。而那些故意隐瞒疫情高价抛售股票的议员们仍然端坐国会。为什么美国人的心理承受力那么强,而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,老百姓能接受吗?和欧美比起来,中国社会的承受力不能不说是太弱了。但我想说,这其实这不是心理承受力问题,而是人民怎样看待政府的问题。

    《左传·哀公元年》记载,臣闻国之兴也,视民如伤,是其福也。 意思是说,我听说要使国家兴盛,就要把百姓当作有伤病的人一样照顾,这是他们的福利。中国上古的圣贤,看见老百姓没有吃的穿的,就认为是自己让人民受穷,一定要帮助人民过上富裕日子,这叫“视民如伤”。后来孔子开创“儒家道统”,也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,也“视民如伤”。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继承并发扬了这一优秀传统,不能容许自己的人民受到伤害。疫情发生后,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员,都挺身而出,舍生忘死,保卫国家。他们保卫的是自己的人民,自己的国家。而我们的百姓也是这样期望政府的。我想,没有几千万党员深入到每个村庄每个社区每栋楼,为十几亿人民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,国家纵有再多的钱物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控制疫情。

    二是人民群众的高度信任  武汉宣布封城之后,全国立即实行网格化管理,严厉防止疫情扩散,十四亿中国人民基本上全都宅在家里。然后全国实行饱和式排查,饱和式治疗,所有费用国家买单。事实已经证明,严格封闭环境,阻断病毒传播,饱和式排查,饱和式救治,是目前控制新冠病毒最有效的方法。但这个方法在中国管用,因为中国人民非常信任,密切配合自己的政府。在美国欧洲就不一定管用,因为他们有理由不相信政府。我们每个人身在其中,更能感受到这一次疫情广大人民群众对政府的空前信任,空前支持!

    三是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 抗击新冠肺炎,需要投入巨量资金,按下经济发展的暂停键。疫情完全可控,才可启动经济,这是常识。但是暂停经济发展,损失难以估量,这对所有政府都是两难选择。中国政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人民的生命,因为在中国,没有任何东西比人民的生命更加重要,天地之间人最贵,这是中国文化的光荣传统,也深深刻在了中国共产党人的骨子里。

    野蛮时代,人老了是会被杀掉的,进入文明时代这种野蛮习性就被革除了。中国进入文明时代很早,舜帝就是个大孝子,四千多年来孝道一直是中国思想文化政治伦理的核心。欧洲一直到中世纪结束这才逐步革除杀死老人的野蛮习性,比中国至少晚三千多年。欧洲人,以欧洲人为主的美国人,文明积累很浅,稍有风吹草动,他们就会暴露野蛮习性,杀死老人就不足为奇了。这次抗疫,湖北成功救治80岁以上的老人3600多人,这是我们中国政府以人为本的最好佐证了。

    四是怒安天下的英雄主义 我们很多人都看过电影《流浪地球》,地球遭难,中国人带着地球流浪,这很能体现中国人的英雄主义精神。在中国文化里,好逞匹夫之勇,不是真正的勇敢,中国人心中的英雄,与圣人的含义相同。他们平时似乎温文尔雅,但是一旦发怒,就会安定天下之民。中国英雄没有私仇,他们保护的是天下苍生,商汤是这样,周武王是这样,所有的英雄都这样。

    武汉抗疫,本地医护人员严重不足,需要全国几万医护人员援助武汉,援助湖北。于是全国各地几万医护人员很短时间集结起来,开赴湖北。这些医护人员都非常年轻,许多都是二十刚刚出头的孩子,可他们都要为国家拼命,为武汉拼命。这种国家英雄主义,天下英雄主义,人民英雄主义,美国的牛仔怎么可能理解?美国的英雄主义是个人英雄主义,中国的英雄主义是国家英雄主义。中国人敢于为国家拼命,这是美国人无法理解的。钟南山先生,中国人称赞他是民族英雄。李兰娟院士撤离武汉时,在天河机场大厅,久久回荡着 “女神!女神!”的呼喊。外地医护人员撤离武汉,撤离湖北时,湖北人民用最高礼仪,欢送英雄凯旋,那样的场景,只要是中国人,没有不感动落泪的。这样的眼泪,是对英雄的感激,是对英雄的景仰。

    五是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 在古代中国,家与国从来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。经历了太多战乱和灾害的中国人深知有国才有家,深知保家卫国、捍卫疆土的重要性。正是因为早就把自己和国家连成了命运共同体。这才会有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里面的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高尚情怀;也才会有辛弃疾的那首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中最脍炙人口的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;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”的寄望与热血;也才有4万多医护人员舍小家顾大家、舍生忘死奔赴武汉、奔赴湖北抗疫救灾。我们的文化、我们的历史处处彰显着我们这个民族对于家庭的坚守、对于国家的认同。

    武汉抗疫所显示的中国文化力量,值得我们骄傲,值得倍加珍惜!

 

关闭